香港, 個人投資者

menu
search
Skip to main content

聯絡我們

威靈頓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中環金融街8號國際金融中心二期17樓
+852-2846-6000

search

2024年債券市場展望

信貸:增持風險資產的良機將至

Campe Goodman, 特許財務分析師, 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
Rob Burn, 特許財務分析師, 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
2024-12-31
已封存的文章 info
已封存的文章仍可於網站取閱,惟於閱讀該類較舊文章時,應留意發表日期。
Mid Year Outlook Designs

本刊所載見解反映作者於撰文時的觀點,其他團隊可能觀點各異,或會作出不同的投資決策。閣下投資的價值可能高於或低於初始投資時的水平。本刊所載第三方數據被視為可靠,惟概不保證其準確性。

一般被認作經濟衰退的可靠指標的美國國庫券收益率曲線,倒掛的情況已持續一年有多1,然而,消費市道強韌,似乎推遲了當地經濟增長放緩,至少目前如此。也許,這反映聯儲局政策奏效,但其真正影響具有長期而可變的滯後性?我們仍然預期美國經濟將在2024年某個時期步入衰退,因此主張採取防守性信貸風險部署。不過,各個固定收益範疇之間存在差異,因此仍有機會透過債類輪換及證券選擇實現增值。

政策利率是否過緊?

過去18個月,聯儲局大幅收緊貨幣政策以降低通脹。短期利率的變動率明顯高於過去35年的任何時期,令消費者、企業及政府的借貸成本上升。若最終證實利率過緊,或會導致經濟活動急劇放緩。儘管受長期美國國庫券收益率上升所推動,當地金融狀況在最近數月收緊,但尚未波及整體經濟。信貸供應仍然充裕,市民的消費模式仍保持在趨勢之上。然而,我們預期隨著貨幣政策收緊的滯後影響顯現,上述情況將會在2024年改變。根據以往的經驗,經濟衰退一般會在收益率曲線倒掛後平均12至18個月內出現,可見時間已經無多。 

雖然名義利率急升,但這是在通脹高企(不論是實際數據還是預期)的環境下發生。正因如此,實質利率目前並沒有過緊(而我們認為實質利率可更有效衡量各種投資及購買項目的吸引力和成本)。不過,若通脹壓力持續減弱,由於減息速度不夠快,實質利率偏高可能會令經濟活動明顯減慢,這種緊縮狀態或會引發經濟衰退及信貸危機。相反,若通脹持續高企,很可能會迫使聯儲局再度調高政策利率。雖然此舉或會暫緩信貸危機爆發,但我們認為加息會使情況雪上加霜。無論屬於哪種情況,我們認為信貸範疇的表現將遜於政府債券。

焦點轉移:從廣泛債類主題轉至發行人層面的投資意念

自3月以來,無論是從息差水平還是從相對價值錯配的程度來看,固定收益範疇的息差大幅收窄。有見及此,我們察見更吸引的機會,可透過發行人層面的投資意念來提升潛在超額回報。 

正如我們所料,踏入2023年,週期指標開始出現轉差的跡象。債券及貸款違約率近日持續上升,反映緊縮貨幣政策正在影響企業收益。雖然消費者繼續消費,但亦開始出現若干問題,從最近失業率上升及消費信心下降的跡象可見一斑。

在高收益信貸範疇發掘機遇

儘管經濟衰退風險迫在眉睫(而且不斷升溫),但我們認為高收益信貸範疇存在一些機遇(圖一)。雖然這些超額回報預測假設息差將回到歷史中位數,但考慮到我們對經濟放緩的預期,我們的預測略微看淡,並反映息差在一定程度擴闊。我們認為固定收益信貸範疇蘊藏部分最具吸引力的機遇,包括:

  • 歐洲銀行額外一級資本(額外一級資本/或然可換股債券):基本因素前景向好且交易價格低於票面值的銀行債券,如果發行人要求贖回,其價格具升值潛力。
  • 信貸風險轉移債券:這類證券繼續受惠於強勁的房屋數據及利好技術性環境:供應仍然有限,而投資者資金持續流入。
  • 機構抵押擔保證券:利率急劇波動,導致機構抵押擔保證券的息差擴闊。此外,機構抵押擔保證券的超額回報與信貸風險的相關性一般較低,因此有助分散信貸投資組合。
  • 高收益衍生工具:就高收益範疇而言,高收益信貸違約掉期與相關現貨債券之間的價差,是我們其中一個最有信心的投資意念。比照往績,高收益信貸違約掉期可提供較現金吸引的相對息差優勢。

相反,以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主權債券息差仍處於歷來最窄的五分位。因此,我們認為考慮減持新興市場主權債券,並轉投上述機遇是審慎之舉。

圖一
收益率差距

維持防守性風險部署及充裕流動資金

踏入2023年最後數週,我們認為,信貸息差反映出樂觀的軟著陸情境,其所提供的回報並不足以補償當前經濟環境的潛在挑戰。舉例來說,儘管初始水平強勁,但需求放緩、融資成本上升及成本壓力居高不下,均導致利潤率受壓,故企業基本因素可能會惡化。我們認為市場將在2024年持續波動,可能會產生更大的特殊差異,並帶來更有利的入市良機,讓投資者增持信貸配置。 

雖然經濟及貨幣政策仍欠明朗,但我們相信,賺取目前處於歷史高位的收益,並準備把握信貸市場錯配所帶來的升值潛力,大於利率上升的潛在風險。我們認為,高收益信貸市場的各種錯配可望在2024年為投資者提供最吸引的機遇,目標是盡可能以高效及風險可控的方式追求收益及總回報。此外,面對充滿變數的市場環境,投資者必須保持靈活多變。這可能包括持有大量現金及具流動性的成熟市場政府債券。

我們認為,保持防守性的整體信貸風險部署是審慎的做法,因為「利率長期偏高」的貨幣政策最終可能對中期信貸回報產生較負面的影響。息差可能在2024年擴大,屆時市場或展現更吸引的入市良機,讓投資者增持信貸風險配置,投資者宜作好準備,在這些入市良機湧現時迅速行動。此外,投資於息差範疇的投資組合繼續獲取可觀的收益,即使是保持相對防守立場的投資組合亦然,我們仍然認為息差範疇蘊藏大量吸引的市場機遇。

1 按10年期美國國庫票據與3個月美國國庫券之間的息差衡量。

投資專家

相關基金

推薦閱讀

重要披露

在未有威靈頓投資管理明確書面批准的情況下,概不可複製或轉載本刊全部或任何部分內容。本文件僅供參考之用,並非任何人士要約或邀請認購威靈頓投資管理(盧森堡)SICAV基金III系列的股份。本文件所載資料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亦非買賣任何股份之推介。基金投資不一定適合所有投資者。所載見解反映作者於撰文時的觀點,可予更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投資者於作出投資決定前,務請細閱基金及子基金的產品資料概要、基金招股章程及香港說明文件,以了解詳情(包括風險因素),其他有關文件包括年度及半年度財務報告。

由威靈頓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刊發。投資涉及風險。過去業績並不代表將來表現。本文件未經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審閱。